阿南達瑪迦的創辦人

普羅巴‧阮將‧沙卡先生不僅是近代的作者、哲學家、科學家、社會理論家,同時也是一位靈性導師。來自130多個國家的追隨者深深被他吸引。他的著作被譯成多種語言。許多尋找進步理論以代替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社會運動份子,也深深被他獨特融合的歷史觀和社會評論所啟示。

普羅巴‧阮將‧沙卡先生於1921年出生在印度比哈省。從童年時期開始,他對人類的深愛就一直吸引其他人追隨,並且引導他們行走在自我了悟的道路上。為了滿足這個時代需求,他整合古代的密宗瑜伽科學,發展出一套合乎科學的哲學(以上帝的超越性和同在性為基礎),教導實用的靈性紀律系統於身體、心理和靈性之發展。追隨者視他是了悟的靈性導師,稱他為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意指「他就是那吸引他人的喜悅化身」,或有時暱稱他為「巴巴」(父親)。

那些追隨他教導的人們已發現生命有所轉變,他們克服了心靈的軟弱和負面傾向,體驗到內在深處的祥和喜悅。他的無私典範,啟示他們致力於服務社會以及扶助那些被壓迫的人們。

阿南達瑪迦

1955年,普羅巴‧阮將‧沙卡先生雖然仍任職鐵路官員,過著正常生活,但他也稟著靈性進步和社會改變之宗旨創立阿南達瑪迦(喜悅之路)這個組織。為此目的,他開始訓練教範師,在印度全國宣揚他的「自我了悟和社會服務」教導,之後更擴展到世界各地。為了反映他的開闊宇宙觀,阿南達瑪迦隨後也成為多面化組織,各部門透過教育、救難、福利、藝術、生態、智力復興、婦女解脫和人道經濟學,致力於提升人類。

1963年,他設立教育救難福利部門(ERAWS),在全球各地創辦學校、孤兒院、醫療單位、養老院、免費廚房、戒毒所以及婦女保護之家。阿南達瑪迦泛宇救難隊(AMURT)在火災、水災、颱風、地震和戰爭給予災難救助,也時常獲得聯合國、紅十字會和許多政府的褒揚。

人文學科、語言學、科學和藝術領域的貢獻

在生態和環境意識領域,沙卡先生提倡新人道主義,將人道主義的精神擴大到愛護動物、植物和無生命。他實行全球植物交流計劃,挽救繁殖數以千株植物品種,並且鼓勵人們在世界各地興建動物保護區。

沙卡先生在文字學和語言學領域,著作許多有關孟加拉文和梵文的書籍。他不僅溯及構成今日印度語言的單詞、片語和文化傳統之演變,並且使我們對印歐語言及世界上其它語言有了新的深入了解。

在科學領域,沙卡先生介紹了微生元理論,隨後引起世界各國科學家的注意。他在一系列開創性演講?,直接進入傳統物理學和生物學的核心,指出微生元是生命組成基本結構-它是純意識的流出物。微生元理論在知覺和概念世界之間建立了聯繫,意味著物理學、生物學和數學這些專門學科將合而為一,進而瞭解到宇宙真正的本質。

關於音樂、文學和藝術,沙卡先生鼓勵藝術家們應為服務和福祉而創作,而不是只是「為藝術而藝術」,並且給予他們達此目標的指引。沙卡先生不僅著作長篇哲學寶典,還有許多豐富我們生活的兒童故事、小說、喜劇和戲劇。最引人注目的貢獻就是,他從1982年9月一直到1990年10月圓寂之前,共譜寫出5018首曙光之歌。這些悅耳歌曲充分表達出人類心中的靈性感覺和宇宙一體感。大多數的歌曲都是以他的母語孟加拉文所譜寫,而孟加拉文學者對於這些富有詩意和象徵性的表達皆給予最高評價。

社會-經濟公義

為了整個宇宙的集體福祉,沙卡先生提倡進步利用理論(Prout)。主張世界上所有的資源和潛能-在物質、心理和靈性層面上做最大運用和合理分配,並且以新人道主義-愛宇宙萬物的原則為基礎,為眾生的和諧和公義創造出一個新的人道社會秩序。

由於他對社會公義的要求以及拒絕向貪污腐敗和剝削妥協的道德立場,引起既得利益者之敵意,而導致阿南達瑪迦被迫害,並且在1971年以不實的指控逮捕他。在七年的監禁期間,政府官員試圖毒害他,雖然倖免於死,不過他每天仍只喝液體食物進行長達五年之久的斷食抗議。最後高等法院宣告他無罪,於1978年將他從監獄?釋放出來。從那時起一直到1990年圓寂之前,他都不斷地指引著阿南達瑪迦在世界各地迅速擴展。

未來的燈塔

普羅巴‧阮將‧沙卡先生寫了100多本書籍,包括神秘主義、宇宙論、社會學、歷史、教育、瑜伽、醫藥、道德倫理、心理學、人文學科、語言學、經濟學、生態學、農業、音樂和文學在內的各種題材。他給了數以千次的講道,寫下五千多首的神秘歌曲。直接或間接地教導數百萬人有關自我了悟的靜坐鍛鍊法門。最重要的是,藉由他個人典範、淵博哲學、系統性靈修和廣泛的服務計劃,他一直是-至今仍是-敦促阿南達瑪迦宇宙使命的唯一激勵。

Baba Timeline

Baba

普羅巴‧阮將‧沙卡先生(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