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能控制:對或錯?

文 / Acarya Pranakrsnananda Avadhuta

生存是人類的基本本能。當生存處於危險之中,每一個人都會憂心忡忡。今日有許多的人正受到生存的威脅。

有些人因生存的需要而教導瑜伽。或許剛開始的時候,他們認為教導瑜伽有益於社會,不僅能夠做一些善事,而且也能夠賴以為生。

在這生存的世界裡,很多人現在都有類似的想法,有時他們會仿傚那些因為自己的想法而獲得成功的人們。因此,當不只一個人為了生存而從事於行動時,彼此就會產生競爭。

假設現在,某個城市或鄉鎮有三個人在教瑜伽。為了招攬學生,自然會有一番競爭。主要的目的是要做一些好事,但生存也是必需的。因此「付費學生」是必需的,「付費學生」愈多愈好。所以廣告也是必需的。為了讓「付費學生」對特定的老師感到興趣,正規的廣告方法現在必須加一些與眾不同的內容。因此瑜伽老師為了吸引更多的「付費學生」,會比賽教一些與眾不同的瑜伽。原始的動機是要做一些好事,但由於競爭,動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它不再是一種服務,而成了一種生意。職業道德並未一直和瑜伽道德一致。所以現在為了確保老師的生存而競爭招攬「付費學生」,老師會教導一些可能有害於學生的瑜伽動作。

學生付費給瑜伽老師(活命主義者),而老師教導的這些重要瑜伽動作之一就是生命能控制,它是控制生命能的一門科學。因為獨特,所以有很大吸引力。但受到吸引的學生並不一定是一位真誠的學生。因為付費,所以學生認為這是理應學習的權利。現在的人們時常要求他們的權利,卻草率忽視其責任。

要鍛鍊這門科學,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規則得遵循。指導老師應該非常謹慎,如此有責任心的學生才會得到正確的過程並且非常精確地鍛鍊它。

生命能控制的鍛鍊首要的規則是道德。在教導生命能控制的過程之前,老師應確信學生是一位道德家。但由於老師現在把生命能控制當作銷售賣給學生,所以老師的道德也是令人質疑。道德有二個層面-個人的和社會的。學生應該確信心靈正朝著適當的方向在前進。如果心靈有自私的動力,那麼生命能控制將只是加速這種動力。只有朝向無私、犧牲和無條件的愛之動力應該加速。

第二個規則是學生應該是嚴格素食者。有些食物含有刺激性和成癮性的物質,會啟動腺體和神經系統而引起令人不快的行為和情感。學生的意志力面對如此多的向外心理傾向。如果意志力的力量增強,那麼這些向外心理能量會由於意志力而迅速表現出來,甚至可能違背了學生的良知。腺體和神經系統應該強化,不受狹隘自私的情感所刺激。

第三個規則是在吸氣和吐氣期間,心靈應該固定在特定的一點上。過去3500年來尤其強調這項規則。如果吾人看到一根燃燒的蠟燭,顯然有三個要素-燭芯、燭火和搖曳燭火的空氣。如果燭火和燭芯的接觸被空氣或風吹斷,火就會熄滅。學生把心靈專注在一點上(如同燭芯),也就是說心靈(如同燭火)集中在專注點上(如同燭芯),如此一來心理傾向、情感和心靈過去的動力(如同搖曳燭火的風)就不會中斷心理力量的焦點。因此,在生命能控制的鍛鍊期間,學生讓心靈固定在一點上會有所助益。這就是為什麼合格的瑜伽老師會先教導學生專注於不同的心理-物質之中樞。

第四個規則是心靈應該要有一些引人入勝的觀念(梵咒),配合吸氣、吐氣和專注點。學生不只是吸入空氣,他(她)也在呼吸生命力(prana)。此生命力不是他(她)自己的生命能,而是控制它的至上意識之生命能,這是瑜伽鍛鍊的最終目標。心靈、生命力和至上意識之間的連結就是梵咒(引人入勝的至上觀念)。如你所看到的,生命能的鍛鍊是一門非常精確的科學。瑜伽老師不應該忽略這些層面,不幸的是,它們都被忽略了。通常瑜伽老師對於生命能控制的心理-物質和心理-靈性層面的瞭解並不夠,不知要如何適當地教導。於是,有害的結果就會表發出來。這些有害的結果可能是頭痛、流鼻血、高血壓或難以控制的情感。

還有一些次要的規則可使生命能控制的鍛鍊更加有效:

1. 做完瑜伽體位法之後,不應該鍛鍊生命能控制。至少應該間隔45分鐘。

2. 不應該在有煙塵的室內鍛鍊生命能控制。如果學生正處於強烈的情感下,如生氣、憤怒等等,生命能控制應該在情緒平息之後才做。

3. 鍛鍊生命能控制的人應該攝取更多的水果、牛奶和油類(如橄欖油),以維持肺部的潤滑。

4. 頭痛時不應該做生命能控制。瑜伽鍛鍊是為了提升靈性和改變社會,而不是為了逃避生活的艱困。瑜伽鍛鍊是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應由合格具有服務精神的老師來教導。它不同於有氧舞蹈、肌肉鍛鍊、體育運動或諸如催眠、自律訓練法等等的心理鍛鍊。因此,應該認真、有規律和真誠地鍛鍊它,並且對於生命目標有著清楚的觀念。它不應該由那些視它為生存工具的人來教導,應該由那些真誠想要帶領他人達到無條件的愛之至上狀態的人來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