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利用理論:新千禧年的社會-經濟理論

文 / Dada Vedaprajinananda

一個健康社會的發展其必要的因素之一,就是要有一個適當的社會-經濟理論。任何時代的人們都必須想盡辦法來解決世界資源應如何運用和分配的問題。此外,社會也必須安排一個政府體制以滿足社會所有成員的需求。社會給予這些相關問題的答案會反映出那個社會所遵循的社會-經濟價值觀。

現今有二套理論,影響著世界解決經濟和政治的方法。只有少數國家仍然追隨以馬克思主義為基礎的經濟、政治體系和政策,其餘大多數國家追隨以資本主義為基礎的體系。越來越清楚可以看到馬克思主義和資本主義皆無法滿足社會的全面需求,而是介紹一個能夠滿足人類需求的新社會-經濟觀的時候了。1959年,沙卡先生的一系列講道出版成書,在「觀念和理念」這本書?,他首次敘述了他稱為進步利用理論(首字母縮寫為進用論)的社會-經濟理論。

雖然進用論可能與現行的社會-經濟哲學有類似之處,但如果深入瞭解沙卡先生的觀念,將顯示出現今只有進用論能立足於世界,它是以靈性為基礎,而不是基於宇宙的或人類的唯物論概念。所有的有情和無情生命都是唯一的至上意識之一部份,應視他們是這整體的一部份,這個觀念就是進用論的基礎。正如資本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出現在物理學家和哲學家的唯物論及機械論的世紀裡,進用論也出現在人類正開始接受一個具有整體性及靈性的宇宙觀之時代?。

這種整體性和靈性的基礎有助於界定一個新的經濟、歷史和政治領導階層的觀點,並且給予人類希望能夠為目前的社會-經濟危機找到一個出口。

要瞭解進用論的方法之一就是,考慮沙卡先生對於這個新理論中的進步、運用和理論這些字的定義。

依據沙卡先生,進步在真正意義上僅發生在靈性層面,因為吾人只有在靈性上能夠毫無阻礙地朝向目標前進。另一方面,在物質層面上有「發展」,諸如汽車的發明,但它總是伴隨著反趨勢,諸如汽車污染以及越來越多的車禍受傷和死亡危險。

心理層面也有發展,諸如當代群眾的知識增長,但仍然有負面的發展結果,諸如伴隨心理發展而來的壓力、心理情結和心理疾病的增加。沙卡先生為人類所定義的進步觀念是,當吾人朝向靈性目標前進時,要與物質和心理世界的不斷發展有所調適。

運用意指宇宙資源應該被用來促進所有生命的福祉,而不是只為少數人。資源的運用也適用於超世俗、靈性和心理的潛能,而這些潛能通常在許多經濟方面受到忽視。

有些理論在理論上是不錯的,但由於環境的不斷改變而無法在實際世界?具體化。19世紀的經濟情況所發展出來的理論可能不再適用於21世紀。有些理論已被偽善者倡導,但他們從未試圖去具體化其理論,有些邏輯學家也提出其理論,但他們只滿足於生活在抽象世界?,因此這些理論對於社會也沒有實際的效用。

沙卡先生強調,最好的一種理論就是對於世界事件有細緻的評估,並以此為基礎發展出與變化的環境情勢做調適的能力。進步利用理論就是這樣的理論,以社會的觀察為基礎,並且有辦法與變化的世界維持調適。

進用論把進步和運用的這些概念納入五大基本原則的理論:

1.「任何人未得到整體組織的明白允許或認可時,不得累積任何物質財富。」

這個原則擊中了資本主義的根本缺陷,因為資本主義即便導致數百萬人饑荒,仍然允許少數個體累積財富。而進用論很清楚地建立起集體解決經濟問題的基礎。物質財富是有限的,雖然這個原則要求限制個體擁有物質財富,但並未要求限制心理和靈性層面的財富,因為這是人類的無限珍寶,因此不應該受到限制。在馬克思主義下,物質和心理財富之間的區別未被瞭解,嚴格限制思想和宗教自由導致以此理論為基礎的大多數體系之墮落。

2.「宇宙中一切世俗、超世俗及靈性的潛能,應有最大的運用及合理的分配。」

這個原則鼓勵社會運用宇宙的所有資源來滿足人類需求。「合理分配」意指應確保所有人的最小需求,但對於社會有功的個體應給予特別獎賞以鼓勵他們的工作並且也鼓勵他人為社會做出更多的貢獻。合理分配並不意謂平等分配。

3.「人類社會中的個體和群體的物質、超物質及靈性的潛能,應有最大的運用。」

這個原則提到人類資源的運用,並且陳述一個健康的社會必須發展所有人的潛能。現今的社會否定了人類對教育和經濟發展的大部份機會,而沒有正確運用珍貴的人類資源。這個原則也要求關切集體福祉與個體福祉的平衡需求。

4.「在物質、超物質、世俗、超世俗和靈性的運用之間,應有適當的調整。」

沙卡先生認為社會應該啟示人們為個體和集體的福祉工作,因此他極力主張制定一些條款以致於所有人都能夠透過適當的工作賺取其最小的需求。這個原則也要求社會適當運用較為罕見的能力,諸如靈性上的能力。

5.「運用的方法應依時、空和人的改變而有所不同,且運用應具有前瞻性。」

這個原則提供社會與變化環境做調整的方法,並且呼籲人類要運用以新人道主義為指引的科學研究,為所有人帶來福祉。

進用論的經濟結構

進用論的原則如何應用於社會,目前只是理論上的問題,因為尚未有任何一個國家採用進用論。此外,實踐進用論的方法也因時代而異。然而,從沙卡先生及其他進用論評論家的著作?,我們可以瞭解到進用論的原則如何被運用而帶來一個經濟體系,可稱它為進步的社會主義:一個基於新人道主義的非馬克思社會主義。

在沙卡先生的著作?,他強調工業和經濟政策必須要防止經濟剝削。因此他說供應人們基本生活需求的重要經濟企業不應該交給私人企業的手中。沙卡先生也察覺到中央政府直接控制這些企業的缺失。

要籌劃進用論的經濟方針,需要一個三層式經濟結構。小型企業雇用少數人,這些私人生意可以經營非必需性的貨品和服務(例如小型餐廳)。

第二層經濟結構是由大多數的企業組成合作社,由合作社工作的成員所擁有和經營。這些成員將是合作社的股東,他們也會像現今的股東一樣選出其管理人員。第三層經濟結構是由雇用大量員工的大型企業所組成,這些關鍵工業(諸如鋼鐵生產、能源、運輸等等)對各種不同的經濟部門有著重要的影響。它們應由自治的公共委員會或當地政府來管理,而不是交由中央政府。關鍵工業將以不賺不賠的方式來經營。

這種經濟體系也將遵循經濟分散化的原則,以自給自足的經濟區域為基礎,藉由再組織經濟來實現它,使經濟部門的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得以平衡。

進用論的經濟觀念是要提高所有人的生活水準,並且防止經濟權力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

歷史和政體的理論

沙卡先生說歷史可理解為社會不同階級的循環主導。不過,他的階級概念遠遠不同於以前的唯物論之階級觀念。沙卡先生是以心理特性來定義階級,而不是以物質或唯物的關係。他說,在人類黎明時期,主導的心理狀態或階級是勞動者心態-人們心裡想的是物質。這些人主要的關心是為生存而奮鬥。整個歷史期間,這些關切物質生存的勞苦人們是屬於這個勞動者階級。

沙卡先生說歷史可理解為社會不同階級的循環主導。不過,他的階級概念遠遠不同於以前的唯物論之階級觀念。沙卡先生是以心理特性來定義階級,而不是以物質或唯物的關係。他說,在人類黎明時期,主導的心理狀態或階級是勞動者心態-人們心裡想的是物質。這些人主要的關心是為生存而奮鬥。整個歷史期間,這些關切物質生存的勞苦人們是屬於這個勞動者階級。

沙卡先生注意到社會的領導階層後來被交給另一種心理狀態的人們手中。武士階級發展出「我將用我的物質力量征服這個世界(物質)」的心態。

從新石器時代開始,這個階級在這「古歷史」上統治著社會。偉大的中東文明其歷代戰爭就是這個武士時代的例子。

隨著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出現了另一個階級的統治。知識份子以不同的方式來征服這世界。他們想著:「我將用我的心理力量征服這個世界。」因此在中世紀,大臣、顧問或神職人員(教皇、伊瑪目等等)掌握社會的真正權力,而武士君主時常是有名無實的統治者。知識份子階級帶來心理的新觀念,有時也會帶來靈性的新觀念,但他們也剝削著社會並且也是引起那個時期的宗教戰爭之原因。

社會循環一直在前進。知識份子把權力讓給資本家,後者帶來工業和商業革命而開創了現代。這個階級的心態是利用心理力量來累積財富。正如武士時代有特定型式的政府、君主政體,知識份子時代也有它不同的君主政體,沙卡先生稱它為大臣制,而資本主義時代則出現了民主政體。目前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都是在這資本主義的紀元?。

依據沙卡先生,資本主義紀元已接近其盡頭,那些在經濟、政治和心理層面上受到壓迫的群眾將會以社會革命來終結它。而革命之後,武士時代又會再出現。

但文明的未來是如此暗淡,以致於我們未來只能期待革命和軍事獨裁政府嗎?沙卡先生的理論主張了第四種可能性。他說最好的安排就是提升那些喪失身分地位的人們,他稱他們為真智士。真智士是以靈性和道德為基礎的革命家,反對任何特定階級的剝削。儘管社會在過去大多有改變,問題是推動改變的階級最後必然會剝削社會的其它階層。要避免這個的唯一方法就是,創造出為所有人的權利而工作的真智士。

進用論的政治概念是以建立選民為基礎,而這些選民是由靈性發展的人們所組成。目前的民主制度必須改革。今日的民主制度雖然比任何其它的體制來得好,但它也有一些缺陷。首先,它缺乏保障人民經濟權利的條款。民主制度甚至已變成有權勢的經濟利益者喜好的政府體制,他們可以輕易地買到影響力和權力的方式。此外,選民時常缺乏三種基本特質,結果年復一年選出水準極低的領導人。

這三種特質如下。教育:何處有許多文盲或未受教育的人之選票,肆無忌憚的政客就會利用不誠實的手段來輕易獲得選票。這種情形在較不發展的國家尤其普遍。道德也是時常被忽視的特質。如果百分之五十一的人民是不誠實的,那麼就會選出不誠實的人。另一種被忽視的特質是社會-經濟-政治意識。光有教育是不夠的。那些投票者必須知道他們是為了什麼而投票,否則他們會很容易被投機取巧的政客所誤導。因此沙卡先生說,必須提升教育、道德和社會-經濟-政治意識的標準,而這種具有社會服務精神眾所周知的真正領導人(真智士)才會從那些人當中出現並且服務社會。由於這種宇宙主義的領導階層,人類能夠徹底改變目前的缺陷,也將能夠創立起一個合理的、公正的以及真正進步的社會和經濟的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