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發展

阿南達瑪迦的社會服務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促進貧窮社區的社區發展計劃,例如非洲布基那法索國(Burkina Faso)迪歐市(Deou)。

布基那法索國衛生署於1986年把迪歐市的工作指定給阿南達瑪迦泛宇救難隊(AMURT;Ananda Marga Universal Relief Team)。這個沙漠社區沒有道路、電力、電話通信、商業經濟以及安全飲水,邊遠地區有百分之九十的人口是文盲。AMURT從1986年起就一直致力於迪歐市的各種發展工作,包括興建醫院、水井、合作社、穀類銀行和造林。過去二年,我們的重心已擴大到衛生保健的訓練。國家的衛生建設從未深入到偏遠鄉村。

AMURT和衛生署以及迪歐醫療中心一起合作,訓練當地男性成為鄉村衛生保健人員(ASV),女性則訓練成鄉村助產士(AV)。社區會為每一個鄉村選出一位候選人。自講習班開始以來,我們已訓練了18位衛生保健人員和12位助產士。有11位衛生保健人員和7位助產士已完成進階課程,他們在社區的工作表現極好。我們主要的夥伴是迪歐醫療中心負責人Majeur Zongo和產科病房主管Madame Yameogo。

依據聯合國,每年有五十三萬婦女死於分娩,半數以上都是在非洲次撒哈拉沙漠的偏遠鄉村。迪歐計劃區的二個部落Peuhl(Fulani)和Bella,沒有輔助分娩的傳統。誠然,人們認為如果婦女是位堅強的女性,她應該能夠獨自分娩。但由於她們對可能出現的併發症毫無準備,時常導致自己悲慘的後果。她們時常無法自行完整排出胎盤胎膜而導致疾病,有時甚至死亡。產前檢查和輔助分娩的必要性正逐漸獲得部落婦女們的接受,但仍然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助產士現在贏得社區的尊敬,承擔起領導的地位,這是過去的婦女由於傳統的性別文化而達不到的。助產士有效地執行母親和嬰兒衛生保健的角色。她們的訓練也把她們推向前線,喚醒保守社會關心婦女福祉的意識。她們站在前線勸導家庭計劃,因為該地區仍未廣泛勵行此計劃。她們教導婦女有關愛滋病毒和愛滋病的威脅,以便她們能夠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乾旱季節,外地來找工作的男性會帶來愛滋病毒和愛滋病。助產士現在也正運用她們的地位來對抗女性生殖器割禮(FGM;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布基那法索國雖然官方禁止女性生殖器割禮,但在北部的偏遠鄉村Moussi 和Peuhl,幾乎所有的女孩在12~13歲時都會被閹割生殖器。

AMURT和迪歐部門的愛滋病意識委員會合作,發起愛滋病意識運動。我們租了發電機、電視、錄放影機和音響系統並且在五個鄉村包括迪歐市製作節目。主要的節目是有關愛滋病影片。對許多村民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電視。這個節目包括音樂和舞蹈以吸引觀眾。卡帶播放的是有關愛滋病的歌曲。播完之後,當地的宗教領袖和評論家都發表愛滋病感想。迪歐醫療中心和AMURT的人員解釋保險套,並且請人們回答愛滋病相關問題。答對者獲得特製T恤的獎賞。

婦女們都坐在前面觀看每一個節目。她們也會走到麥克風前面回答年齡的問題。出席的迪歐市長對其中一些節目發表感想,並且談到愛滋病和性話題以前都是禁忌,而今禁忌已破除。

有意成為志工,請與我們聯絡

map1community-development2community-development3

1986年 Dada Rudreshvarananda在布基那法索國(Burkina Faso)首創社區發展工作,他一直都在那裡工作,直到2006年5月乘坐的飛機在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郊外墜毀而離開人世。

Dada對全球阿南達瑪迦泛宇救難隊的貢獻,尤其是對西非阿南達瑪迦泛宇救難隊的貢獻是難以言語。他的首創讓阿南達瑪迦泛宇救難隊從救難和緊急援助擴展到長期性社區發展計劃。1986年,Dada Rudreshvarananda在布基那法索國北部沙漠的偏遠部落村開始這項工作。他在當地眾所周知,或許當地人對於失去他的感受最為深刻。許多母親都會敘述有關Dada如何為她們的孩子安排醫療和學費的故事。無人可以取代他的地位,人們將會非常想念他。

更多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