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利用理論

「社會需要生命、活力和進步的攪動,為此目的,阿南達瑪迦主張進步利用理論 (進用論),
意指藉此進步運用所有的因素。那些支持這項原則的人們可稱為進用論者。」

 

普羅巴‧阮將‧沙卡

下列幾點概述了進用論的主要面向:

以靈性為基礎

「進用論是靈性理論。
它的奠基是在眾多之中看到唯一的至上本體。」

 

普羅巴‧阮將‧沙卡

眾生皆有意或無意地渴望著至上本體。眾生皆想要無限的快樂、完全的和平。靈性渴望被至上喜悅所熄滅。因此,靈修是不可或缺的。靈修需要心靈,但為了讓心靈適當運作,身體必須被適當維護。物質需求必須先獲得,才能發展和提升心理-靈性。靈性是與社會-經濟需求聯繫在一起。因此,社會-經濟理論「進用論」是以靈性為基礎。

宇宙博愛觀

參見新人道主義

憲法結構的普適性

宇宙博愛需要下列幾點:

1. 共通的生命哲學(共通的宇宙繼承)。

2. 相同的憲法結構:包括世界語言、世界政府以及解決區域和國際爭端的世界軍隊。憲法應該包括權利法案,以確保所有動植物安全、所有人的購買力和基本人權-靈性鍛鍊、文化遺產、教育和當地語言的表現。

3. 共同的刑法:強調矯正而非刑罰,一旦向善,接受改過者重新回到社會。

4. 生命起碼的需要。

承認人類心理學的四個基本心靈色彩

Varna意指「心靈的色彩」。人類社會有四種基本的心靈色彩:勞工、武士、知識份子和商人。進用論承認「社會循環」在任何一個時間,依據特定的心靈色彩之優勢而週轉不止:從勞工到武士到知識份子到商人,隨著勞工革命,開啟一個新的循環。

道德堅定的領導階層

為了集體利益,當局領導人必須要有堅強的道德正直、典範的行為和對社會的無私奉獻。權力不應該交給個人手中,而是集體的領導階層。

「社會控制必須掌握在那些靈性提升同時明智和勇敢的人們之手中。」這種心理發展和靈性提升的領導者將稱為真智士,「那些靈性革命家以健全思想和事先計畫為基礎,藉由遵守內外在行為控制,為人類提升的進步改變而工作」。

 

普羅巴‧阮將‧沙卡

政治集中化

進用論主張把聯邦(世界)政府與當地(直接的)政府結合起來,前者專司全面協調、監督和立法,後者專司當地經濟計畫、協調和當地資源的控制。

聯邦和當地政府除了立法、行政和司法委員會之外,還有真智士最高委員會。

在任何選舉過程中,為了使選舉生效,選民和候選人必須具備下列三項特質:

1. 道德
2. 教育
3. 社會-經濟-政治意識

自給自足的社會-經濟區域

「社會」這個字在梵文裡稱為Samaj。在真義上,意指那些致力於社會進步的集體,亦即「所有人藉由相同理念的啟示,一起朝共同目標向前進」。

為了實際履行,社會應該形成自給自足的社會-經濟區域,奠基於共同因素諸如種族、文化、語言、經濟情況和地理位置。

社會成員的資格不應端賴吾人的出生地、國籍或任何其他的有限因素。唯一的標準是吾人應該將自己的社會-經濟利益融入於相關社會的社會-經濟利益。

隨著時間逝去,「當必需的標準符合時,每一個社會將與鄰近的社會合併。這將會增進他們的集體財富」。與越來越多的社會-經濟一致的社會合併,最後會帶來一個宇宙社會。

因此,社會「在精神上是宇宙性的,在應用上是區域性的」。

經濟分散化

雖然政治權力必須集中在道德家手中,但是經濟權力和決策應該在當地的控制之下,這是因為當地的領導者和計畫者對當地有情感、瞭解該地區的問題並且能夠快速有效地執行政策(反之,集中化經濟計畫和生產缺乏效率並且導致經濟和社會的不平等)。當地人可自由做出決策稱為經濟民主。為了要它成功,生活的最小需求必須被確保給所有人(透過增加購買力),不應該允許外來者干涉當地的經濟。

合作社

合作社是「人性甜美在物質領域?最好的表現」,因為它們會以對等合作的單位來運作,每一位成員也會因其直接參與合作社的經營和決策過程而產生與工作一體的感覺,並且有充足機會發展他們的潛能。誘因提供激勵,並且為了整個合作社利益,將成員的財富和資源合併在一起。每一位成員依據所貢獻的土地、資金或能力,擁有合作社股份,而有所有權的感覺。

在任何的分散化經濟中,合作社是貨物和服務的生產及分配之最理想方式。事實上,分散化經濟是其成功所不可或缺的。其他的必要因素還包括道德、優秀行政管理和成員全心全意接受合作社體系。

合作社的類型包括農業、工業(貨物生產)、消費者(貨物分配)和其他(服務業、銀行、住屋建築、醫療等等)合作社。

農業

食物是最基本的民生用品,所以農業是經濟最重要的一部份,其地位應如同工業,包括薪資比率。

要有最理想的農業生產,應實施農地社會化。這必須以心理學方式來逐步執行下列四個階段(因為許多人對其土地有著強烈的情感執著):

1. 所有的非經濟持有地應納入合作社體系。
2. 所有的土地應強制納入合作社體系。
3. 依據需求和能力重新合理化分配。
4. 生產和分配應完全納入合作社體系。

工業

進用論主張三層式工業結構:

1. 關鍵工業:大型或複雜的工業,包括所有必需品和服務,應由當地政府以不賺不賠方式來經營。除了提供必需品和服務之外,它們也將做為其他工業的核心。

2. 大規模工業:在原料供應、生產半必需品和服務的關鍵工業附近建立起合作社。這些工業是經濟的主要部門,以最低限度(合理)的利潤方式來經濟。

3. 小規模工業:小型簡單的公司可以私人企業方式來經營,以最低限度的利潤來生產非必需品(奢侈品)和服務。它們必須與合作社部門維持調整。

一般而言,生產是為了消費而不是為了利潤,優先權應給予當地勞工和當地原料的運用,不應該進口當地可買到的貨品,只有加工品可以出口。

平衡的經濟

起初,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人口應直接從事農業(食物是第一優先),百分之二十的人口從事農產加工業(農產品加工和分配),百分之二十的人口從事農機具業(農業設備機械和供應品),百分之十的人口從事貿易和商業,百分之十的人口從事服務業(行政管理、教育、法律、醫療等等)。

最後,藉著減少農業部門工作人數,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人口應從事非農業性工業。這將會增加生活水準和社會的集體財富。

所有資源和潛能的最大運用

最大運用意指任何特定的客體可供最多人數在時間上做最大運用。這意味著現代化,包括自動化和機械化。

「在科學發達時代使用科學不發達時代的設備決不是進步的象徵。」

 

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

經濟裡的生產是為了消費而不是為了利潤,其現代化的結果是:減少工作時數、增加生產量和品質、節省時間和能量、人們可以自由運用閒暇時間來追求心理和心理-靈性的發展。

合理分配

合理分配意味著財富分配首先依據個體需求,其次依據個體的特別功績和技能。它並非意指均等分配,因為這將會使工作失去誘因而導致停滯。

「那些想要所有人都均等的人,
事實上是想要摧毀所有的人。」

 

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

它也意味著個體財富的最高限額,以限制過度積聚。這個世界的心理和靈性財富是無限的,但物質財富卻是有限的。因此,物質財富的聚積會導致其他人被剝奪。

「如果一個人獲得並且聚積過多的財富,他(她)會直接縮減社會上其他人的快樂和舒適。」

 

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

個體自由和集體責任的快樂融合

個體福祉是與集體福祉緊密聯繫在一起,反之亦然。因此,個體自由不應該削減集體福祉。

「吾人必須以促進集體福祉的精神來促進個體福祉。」

 

普羅巴‧阮將‧沙卡

確保所有人的生活最小需求

生活的最小需求(食、衣、住、教育和醫療)必須提供給所有人,透過適當的就業和足夠的購買力。

「只要有一個人因為缺乏生活的最小需求而致死,那麼整個社會該受責備。」

 

普羅巴‧阮將‧沙卡

購買力(非個人平均所得)是生活水準的真正指標。

「為了提高人們的最小需求水平,最好的政策就是增加他們的購買力。」

 

普羅巴‧阮將‧沙卡

對於特別功績和技能的誘因

為了鼓勵人們努力和實踐的進展,對於特別功績和技能的誘因提供,應以那些技能的社會價值為基礎。

有三種誘因:

1. 機會和適合的環境(個體和集體)
2. 物質獎賞(最好以消費品的形式)
3. 鼓勵做更多好的工作

持續增加生活水準和集體財富

「消費應該趕上集體財富的水平。」這意指當集體財富增加時,最小需求的水準和誘因也應該增加,帶來更高的生活水準。此過程應該持續增加。但需求和誘因之間的差距應該隨時間而減少。

「增加人們的生活最低水準是社會活力的指標。」

 

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

當地百分之百的就業

就業應該提供給每一個有能力的人。財富的合理分配將確保更高的平均薪資和足夠的購買力。加上現代化將減少工作時數,但唯有生產是為了消費而不是為了利潤,才可能維持薪資不變。

就業應依據個體的最大能力來提供給每一個人。依據可用的資源,他(她)也應該被給予適當的機會來開發較不發展的潛能。對於那些無法工作的人們來說,社會-經濟的確保是必要的。

如果生產是為了消費而不是為了利潤,這是可以辦到的。

適當的科學和技術

科學是「為了服務和幸福」,也是為了整個社會的利益。有鑑於此,它必須在道德家(真智士)的控制之下。

「總是為人類的福祉而運用科學。那些為摧毀目的而濫用科學的人是人類的敵人。應該永遠以悅性的動機來培養科學。除非科學和世俗權力完全操之在悅性的人手中,否則生物的集體福祉將仍然是一個遙遠夢想。」

 

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

生態學

憲法的權利法案應涵蓋保護所有動植物安全的條款。在生態意義上,健全的政策包括整合農業、造林、水資源保護、替代性能源,以及保護野生生物的條款,諸如動物保護區和植物保護區。

「人類從現在開始必須小心謹慎。
他們必須依照生態學指示來重建他們的思惟、計畫和活動。」

 

普羅巴‧阮將‧沙卡

表達的自由

在生命的所有層面上,進用論鼓勵有益於集體利益的自由表達,同時不鼓勵有害於社會福祉和進步的粗鈍表達。

基本的人權是靈性鍛鍊、文化遺產、教育和當地語言的表現。

教育做為憲法上的權利,應該免費提供給所有人直到最高的教育程度。

藝術-包括科學-是「為了服務和幸福」,應該總是心懷福祉的精神。

媒體-包括藝術和教育-應該完全免於任何直接或間接的政治干預。

政策與環境調整並且帶來社會進步

進用論的原則是不變的,但政策必須與環境做調整。「任何客體的適當使用依據時間、空間和人為的變化而改變。」

「運用的方法應依據時間、空間和人為的變化而改變,它應該是進步性質的方法。」

 

師利‧師利‧阿南達慕提

在真義上,進步只發生在靈性層面上。因此,社會進步是集體朝向至上靈性境界的運動。

所有因素的進步運用

進用論代表進步運用人類和宇宙存在的所有粗鈍、精細和因果的潛能,並且把那些潛能導向靈性波流-永恆的至上本體。

為了所有人的福祉和快樂

proutproutworldpsgDownload the Prout thought exhibition by clicking on each image:
thought1thought2thought3thought4thought5thought6thought7